首页 >> 媒体纵横

怎样才能把连云港搞上去?澎湃对话江苏省委研究室执笔人

日期:2018-05-18 浏览次数:

  该研究报告最初在江苏省委研究室内刊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》上刊发

  作为古代著名盐场、中国十大海港之一的港口城市江苏连云港,拥有港、城、山、海多重优势,又有“东方桥头堡”、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等诸多美誉加身,为何其发展水平和城乡面貌不仅不如其他兄弟港口城市,甚至落后于苏北一些县市?

  近日,一篇试图破解“连云港为何发展不起来”这一堪称“百年谜团”的万字长文,在江苏智库“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”微信公众号刊发后,迅速引来广泛热议。三位署名作者(申斯春、蔡怀平、吕永刚)所在机构“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战略研究小组”的特殊身份,更是引人遐想。

  5月10日,澎湃新闻()专访了该万字宏文的第一作者、江苏省委研究室社会处调研员申斯春,解开了这一“刷屏文”幕后的诸多故事。

  “实际上,这个课题是去年(2017年)8月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布置的任务,他让我们研究一下连云港问题。”申斯春告诉澎湃新闻,今年3月,他们的研究报告在江苏省委研究室内刊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》上刊发。该内刊抄送江苏省委常委、省人大党组成员、各市委书记、市长等成员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这份内参材料长达近1万字,材料翔实、视野开阔,既有横向比较,又有历史纵深剖析,文章的标题则较后来公开发表的题目更为犀利、醒目——主标题为《“百年谜团”待破解》,副标题是“怎么才能把连云港搞上去的调查与思考”。

  连云港市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确认,今年3月份,连云港市委书记项雪龙看到该文后号召市领导班子学习参阅,同时将文章部分内容作为会议材料,融入了今年4月召开的连云港市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动员大会的相关会议材料中。

  当时,刚履新连云港市委书记不到两个月的项雪龙,在这次大会上发表讲话称,连云港“落后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动于衷,甚至麻木不仁!”“大家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,连云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!”加快发展、奋起直追是连云港唯一的出路,要拿出破釜沉舟、背水一战的决心,尽快改变被动的发展局面。

  不过,对于文章的后续影响,申斯春对澎湃新闻记者说:“我们不是开药方,只是给一种启发。(城市发展与突围的)路径不是靠写文章写出来的,是靠一线干工作干出来的。现在外界都关注连云港,这对连云港其实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2018年3月24日,连云港市连云区云山街道李庄村掩映在杏花的海洋中。 视觉中国 图

  对话申斯春

  澎湃新闻:“怎样把连云港搞上去”,这一课题的研究背景是什么?

  申斯春:去年8月份,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给江苏省委研究室主任布置任务,原话是“连云港的发展问题我还没想好,你们好好研究一下。”当时我们研究室有一个战略研究小组,让我牵头做。小组做的第一个任务是2016年去浙江调研,研究李强书记执政理念,写了三个报告,康旭平主任批给全室学习。所以,康主任仍把连云港这个课题交给了我们。

  连云港报告出来后,李强书记已调到上海,他没有看。今年3月,我们想,毕竟是老书记布置的,所以就请示相关领导后,在研究室的内刊上发布。内刊分送省委常委、各市委书记、市长等人员,以及一些老领导看。

  然后是今年5月,江苏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向我们约稿,我们就放在微信发布了。

  澎湃新闻:这个报告发布后,各方有什么反馈吗?

  申斯春:老书记罗志军让秘书给我们秘书给我们打电话说“稿子写得好”,这位老领导以前也很关注连云港的发展。

  连云港自身也很重视,内刊寄给他们以后,项雪龙书记做了批示,让四套班子学习参阅。

  澎湃新闻:做这个课题花了多长时间,去了哪些地方?

  申斯春:花了三个多月。去了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、南京大学、连云港市和省有关部门座谈,到过青岛、日照、宁波、舟山及钦州等港口城市考察。

  这个题目(“百年谜团”待破解)就是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某位所长起的,他去过连云港很多次,对连云港比我们更内行、更专业、更熟悉,让我们大吃一惊。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是国家发改委委属单位。

  连云港历史上以来一直对国家战略非常重要,被称作“东方大港”。从秦始皇追溯,他每次东巡必到连云港,曾去过三次。

  但近年来连云港发展不好,也有多方面原因。比如,就江苏地方来说,由于历史因素和资源禀赋多方面影响,我们的重心在苏南。江苏经济虽说是沿海经济,但实质是沿江经济。不像沿海其他省份,发展外向型经济是主要战略。

  连云港腹地也不行,1953年由山东划归江苏,当时仅有8个公社,后经过两次区划调整,才把东海、赣榆、灌云、灌南划入,但这4个县都是贫困县。目前苏北5市中,连云港陆域面积最小,人口最少。

  交通区位上,连云港又处在江苏“神经末梢”。江苏的公路干线都是国家干线,比如京沪高速公路、京沪铁路,都是在省界边际地区,不穿苏北腹地。连云港和淮安就相当于“腹无寸铁(路)”,即使有也是断头路,等级也低。

  澎湃新闻:听说你们还拜访了中石化?

  申斯春:是的。因为连云港一直梦想做石化基地,之前还被国家批为七大石化基地之一,但是一直没有项目。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巨头都没来,是内陆的一些民营企业过去。

  我文章里面提到,用中国宏观院汪所长的话来说,过去连云港的思维是“成也港口,败也港口”。所有资本砸在港口里面,把很多盐田、渔场填起来,砸到里边一时半会见不到效果,是“沉没资本”,等砸下去了行情又变了。

 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高速增长期,大概是在2000年以后,重化工突飞猛进,干化工厂、建材、钢铁什么的都赚钱。等到2012年就变了,用电量开始往下掉。所以有的同志说,连云港最好的机会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。

  澎湃新闻:为什么会错过当时的机遇?

  申斯春:有种种原因。当时很现实的还是苏南乡镇企业,作为决策者来说,就一把米,分给谁?苏南地区80年代有句话,叫“不调棉花掉乌纱”,当时苏北棉花蚕丝都要支持苏南,往苏南调拨,因为苏南工业当时行情好。

  此一时彼一时,任何经济决策都是优先顾两头的。一头是能赚钱的,保证你喂饱有开支,一头是贫困地区,不要让你饿死了,中间的东西很难顾得上。

  澎湃新闻:所以您在文章里的有关连云港今后发展的建议里,有大一部分是要省级层面来推动实施?

  申斯春:当然省里也在想很多办法。但我觉得,很多时候不是单纯靠上头支持。比如盐城,历史上,国家对它的重视程度不比连云港,但它有时思维比较超前。还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,盐城就说要建机场,好招商引资。他们领导当时跟省里领导争取说,你北京来人都要往我盐城拉,克服困难也要拉过来。

  讲到超前决策,还想起一件事。沪宁高速公路当时国家规划只修到常州,不到镇江和南京,当时的省领导就考虑到这样镇江和南京会没有车流量,所以领导就拍板自费掏钱修,借钱也要修。修好后怕没人坐,领导又亲自带班子坐,亲自缴费高速公路。

  这就好像鸡跟蛋的问题,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以我为主,不能等。

  你看现在徐州高铁都修了十年了,连云港还没有,就相当于落后一个时代。现在上面要给连云港修高铁了,但200公里的时速,相对于人家的300多公里,又有点落后了。

  我认为1990年代张家港市委书记秦振华提出的几句话到今天还可以用:工业超常熟,外贸超吴江,城建超昆山,各项工作争第一;能者上,平者让,庸者下。(记者注:在秦振华的领导下,张家港当时迅速成为苏州县域经济的“搅局者”,缔造了当时苏州“六虎”争雄的局面,形成了轰动一时的“张家港精神”。)

  到今天我们讲改革开放解放思想,那时候其实就已经有了。思想解放就在能与不能、会与不会之间解放,你都能了就不用“解放”了。

  澎湃新闻:招商引资讲主动性、讲争取能理解,但有些问题的确需要上级部门的资源配给不是吗?比如交通。

  申斯春:重点在一个城市自己要规划好。比如江苏就有一个地级市主动向省里提出高铁时速不要250公里,要350公里。

  现在铁路沿线拆迁不容易,如果等将来有条件了再搞第二条,那时候拆迁成本也高了,征地也不容易了。所以要预留,要超前,一规划一引领,事情慢慢就好了。

  还有一点,老百姓讲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喝”,自己是否争取也很重要。上面可能有规划,但可能要三年五年后,你主动争取了,可能就不一样了。

  澎湃新闻:有时候地方上没钱也确实是个问题。

  申斯春:我以前在宿迁市做过市委副秘书长、研究室主任,服务过三任市委书记。地方决策关键是解决人往哪里去(怎么就业)和钱从哪里来(怎么投资)的问题。钱从哪里来?招商引资、聚沙成塔。

  我举个例子,当时的宿迁主政官一天跑场子,一天跑20多场,提倡一线工作法,要求下属不能天天坐办公室,要出去跑,就是为了招商引资。

  我有个印象,连云港因为靠山东很近,空气也好,环境不错,有小部分官员感觉很知足,认为“虽然(我们连云港)在江苏不行,但工资比山东高多了”。当时山东与连云港相邻的一些地方,有些想考干部,都想考到连云港来。

  澎湃新闻:您之前说,连云港最好的机会在八九十年代。现在是否有新的机遇呢?

  申斯春:我认为机遇无时不在。比如连云港名人很多,近代实业救国代表沈云霈、许鼎,最早帮助连云港勘测港口的专家荷兰人格日勒、范格普鲁尔,都是很好的对外开放的资源。把乡贤这个资源利用好,就像之前江苏开的江苏发展大会,这都是政治智慧。

  还比如,连云港条件再不好也有一个大港口,有花果山,有温泉和东海水晶,可以把旅游作为主要产业搞。连云港可对外讲述的故事很多,多办活动,干任何事情要有热场子,才有人来,才能聊出事来。

  过去为什么宿迁招商引资成功?因为连警察都招商引资,某老板找不到路,没导航,警察就说我带路,开车带他去宾馆。这就让人感动,人家从细枝末节感受到你一个城市的软环境。软环境是具体的一件小事,让人感觉到方便,感觉到宾至如归。

  投资效率是最重要的。如果一个城市营商环境让人感觉到不方便、不熟悉、不人性化,那就算交通便捷也打折扣。比如我在你这投五个亿,投下去遇到一两个钉子户,半年一拖就死了。

  清晨的连云港码头 东方IC 资料图

  澎湃新闻:现在城市在招商引资上的竞争的确很激烈。

  申斯春:所以连云港可以瞄准特定区域,一方面面向大海,另一方面要面向中原,我们对于中西部地区来说是好地方。

  澎湃新闻:此外,您对连云港的发展还有什么建议吗?

  申斯春:一二三产业都要搞,要多主体、多层次。

  另外,可以考虑跟周边地区连上,比如徐州。连云港市向西要人气,向西要腹地。徐州战略地位的提升必将带来产业、人员、物流等方面更加有力的支撑和拉动作用。同样,连云港的港口、海洋经济以及开放优势,也将对徐州的发展起显著主推作用。

  还可以实行城市葡萄串似组团发展, 这比摊大饼更能使城市得到合理运用。比如东海有个组团,跟新沂对接,赣榆有个组团,新浦有个组团,组团与组团之间通过现代化手段联接。

  澎湃新闻:接下来有关连云港还会有新的研究成果吗?

  申斯春:我们接下来马上要转到下一个课题了,可能是长江经济带。